• <source id="mgiov"><bdo id="mgiov"><tr id="mgiov"></tr></bdo></source>
  • <rp id="mgiov"><sub id="mgiov"><dl id="mgiov"></dl></sub></rp>

    <var id="mgiov"></var>
    • 做文明徐州人 讓城市更美好
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徐州新聞 > 民生 > 正文

    連續17年,森林覆蓋率全省第一 !江蘇徐州:奔赴青綠之約

    2023-03-21  來源:中國徐州網  編輯:哈曉蕊
    2023-03-21  中國徐州網

    藍天白云、綠水凈土,在徐州人的相冊里早已是常態風景。徐州正變得越來越美,每一個鏡頭都值得驕傲。

    “在保護中發展,在發展中保護”在美麗徐州的建設進程中已成為共識,如何推進生態文明建設、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。徐州一直不停地探索前行,在古老的彭城大地繪出新畫卷、奏出新樂章!

    這一組組數據,見證了徐州綠色發展之路——


    據統計,徐州目前共有古樹名木9342棵,其中主城區建成區有121棵。樹齡在百年以上的大樹即為古樹,那些樹種稀有、名貴或具有歷史價值、紀念意義的樹木則可稱為名木。古樹名木歷經風雨滄桑,大多樹體高大、形態奇特,給人以美學上的享受。今天,讓我們一起來傾聽徐州古樹名木“講述”那些刻在年輪里的光陰故事——


    900多歲圓柏:

    見證從“滿岡亂石”到“森林城市”

    自我介紹

    我是云龍山上所有樹木中年齡最大的,已經900多歲了,筆直地挺立在大士巖寺觀音殿后。身高12米,胸徑41厘米,樹冠的高度已經超過了觀音殿的屋脊。

    我是一種常綠喬木,經歷近千年的滄桑,樹冠仍然郁郁蔥蔥,每年春天都會長出嫩綠色的果實。樹干的北側由于受到風霜雨雪的侵襲,樹皮已經脫落,但絲毫未讓我的身軀有半點彎曲,高大挺拔的軀干與古寺廟的黛瓦勾檐交相輝映。

    我的故事

    我大約出生于1093年北宋時期,也就是一代文豪蘇軾離開徐州、離開云龍山14年之后,在放鶴亭附近的僧舍中,不知何人將我種下。那時候的云龍山正如蘇軾詩中描述的“滿岡亂石如群羊”。在這片石灰巖山地上,在薄薄的土層中,我頑強地生長著。

    直到清康熙年間,時任徐州知州的姜焯建造大士巖寺,我的周圍開始有了高大的亭臺殿宇,院內又多了幾棵側柏。與側柏相比,我長得更為筆直、圓潤一些,枝條向各個方向均勻分布。但因為遇到過幾場雪災,我的冠幅縮減了不少。

    作為古樹,我自然會得到一些優待。樹干周圍加了一圈護欄,禁止游客在我身上系祈福帶,管護人員會定期為我澆水。澆水的時候最讓我感動,他們采用緩慢的水流方式從根部灌溉,直到澆透為止,同時還會給我松土,讓水分在土壤中均勻分布,增加土壤的含水量。去年夏天連續多日高溫,管護人員每天上午10點前、下午4點后都會對我的身軀、枝葉噴水,提高我發揮光合作用的效率。

    為防止我生病,管護人員經常在樹下觀察有沒有蟲糞,一旦出現病蟲害,就會請“樹醫生”前來為我診治。

    900多年,我見證了云龍山石頭縫里長出遍野青綠,見證了山下這座城市變身“森林城市”,并深深為之驕傲。

    “顏值擔當”瓜子黃楊:

    慢一些,生命會更美

    自我介紹

    因為是黃楊屬,青綠色的葉子形狀類似于瓜子,所以我有了瓜子黃楊這個名字。我和一名同伴分別居于云龍山興化禪寺和大士巖寺,均300多歲。我身高5米,胸徑30厘米左右,冠幅達到5米,形態優美如盆景,材質紋理美麗,背陰處長出了苔蘚。春天來臨,我會開出嫩綠色的小花。

    我的故事

    云龍山因眾多古樹名木的存在更顯底蘊深厚。如果說圓柏是直沖云霄的豪放派,那么我就是婀娜多姿的婉約派。

   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“顏值高”的緣故,管護人員給我做的圍欄最為精致,不是簡單的金屬鐵鏈,而是用石頭壘就,上面還有祥云鏤空圖案。遠看,我真如一個美麗的盆景靜立于寺廟之中,來往游客總喜歡跟我合影。

    黃楊木以生長緩慢聞名,傳說我500年只能長20厘米粗,被明末清初的文學家李漁稱為 “木中君子”。他的《閑情偶寄》中更是記有“黃楊每歲一寸,不溢分毫,至閏年反縮一寸,是天限之命也”。

    進入興化禪寺,拾階而下,右拐至一個靜謐的院落,就會發現我的身影。這里曲徑通幽,玉蘭花開得轟轟烈烈。雖然我的花兒很不起眼,但“苔花如米小,也學牡丹開”。管護人員擔心花兒開得太旺奪取我的養分,會想辦法控制我開花。

    如果我身上出現了病蟲害,他們總是第一時間發現并處理。有一次,我的樹根出現了幾個螞蟻洞,他們請教技術人員后,用水泥封死洞口,螞蟻很快就消失了。受到如此關愛,我當然要負責“貌美如花”。

    也許,慢一些的人生才會更美麗。不信,你們看看我身上那精美的紋理。

    “古寺衛士”側柏:

    有幸成為荒山綠化先鋒

    自我介紹

    大士巖寺天王殿門口,我和同伴猶如兩個忠誠的“衛士”,在這里守護了300余年。我身高14米,胸徑73厘米。因為生長在院內,少受風雪的侵襲,也因為更適應徐州的“水土”,我們甚至比那棵900多歲的圓柏還要粗壯、茂盛。雖然樹干上有幾個淺淺的樹洞,但完全不影響長勢。

    我的故事

    在莊嚴肅穆的大士巖寺中,我一直享受著管護人員和游客的呵護。為了避免煙熏火燎影響我的生長,游客焚香祈愿使用的是最細、最小的香。人們甚至為我想象了一個美好的傳說——先摸一下我身上的樹洞,轉三圈后,如果正好摸到同伴的樹洞,就能心想事成。

    300多年前來到這里之時,我怎么也想不到,我的家族會“占領”徐州大大小小的山頭,讓這里的荒山全部披上綠裝。

    1949年之前,徐州市有51萬畝石灰巖山地。上個世紀50年代,徐州開始向荒山進軍,曾選擇過刺槐、皂角、臭椿等樹種進行綠化,但均以失敗告終。栽什么樹能成活,成了當時林業工作者面臨的一大難題。

    一次偶然的機會,林業工作者在大士巖寺中發現了我,我和同伴樹體高大、生長旺盛,給他們提供了靈感,決定引種側柏進行試驗,結果一舉成功!到1958年,全市石灰巖山地側柏造林面積已經達到32萬畝。

    有了我們作為先鋒,徐州山體的生態環境越來越好?,F在云龍山上種植了樸樹、三角楓、烏桕等樹種,變得多姿多彩,側柏家族逐漸成了“配角”。但為了讓城市更綠、更美,我們甘愿默默守護在這里。

    會“吐”水的四照花:

    石縫里誕生愛的奇跡

    自我介紹

    你如果來興化禪寺,一眼就能看見長在進門臺階中間的我。雖然我只有70歲,在古樹名木中尚屬“年幼”,但作為山茱萸科植物,我的同伴在徐州相當稀少,能長到60歲以上更為珍貴,因此,我被列為江蘇省二級名木。我身形高大,到了夏天枝繁葉茂,還會開出滿樹白花,與身后的“寺廟黃”相互映襯,吸引很多游客前來打卡。

    我的故事

    據可查資料,我是徐州唯一一棵樹齡超過60年的四照花??赡苁呛蝤B遷徙中的一次偶然,將我的種子落在了興化禪寺臺階的石縫中??恐”〉耐寥篮皖B強的毅力,我悄悄萌發了。在寺廟僧人和管護人員的精心呵護下,我得以茁壯成長。

    為了回報大家,我努力生長,初夏開花,色白如玉,盛開時猶如滿樹蝴蝶上下飛舞。葉片入秋變紅,紅葉可觀賞近1個月。

    最為神奇的是,近年來,每逢農歷二月十九云龍山廟會前后,我的葉片尖部都會出現大量的小水珠,如小雨滴般嘀嗒落下,引來無數游客參觀。人們紛紛用瓶子或盆接水,有的用水洗臉,有的甚至直接飲用。

    技術人員考察后,對這一神奇的現象作出了解釋:這是因為我被照顧得好,根系生長非常健康,近年來農歷二月環境溫度突然增高,導致我的蒸騰作用加劇,根系吸收了大量的水分后,葉片來不及消耗,就會把多余的水分“吐”出來。

    我想說,哪里有什么奇跡?這都是愛的力量。

    千年國槐:

    用生命去守護

    自我介紹

    在美麗的辛山公園北側一處長滿荒草的閑置工地上,如果不是有心人,很難注意到我老態龍鐘的身影。然而,就在這曠野之中,我得以自由地呼吸,得到自然雨露的滋潤。雖然身體殘缺了一部分,但春夏時節,我會更加枝繁葉茂。我已經1023歲了,被評為一級古樹,身高7.5米,胸徑1.1米,最茂盛時冠幅達8.3米。

    我的故事

    我的故事,要從唐末宋初年間講起。那個動蕩的年代,一戶姓沈的家庭來到徐州李屯安家落戶,在院子中種下了我。

    1000多年的風雨飄搖,我有幸得到沈家人的呵護。我現在的主人名叫沈丙武,今年80歲高齡了。他自小就受父母教誨,從不在我的身軀上攀爬、嬉鬧。在缺醫少藥的年代,聽說我的花朵和嫩皮可以治療上火、破傷風,他們也只是在樹下撿一些落花和樹枝食用。日本人侵略徐州時,曾經要傷害我,主人一家拼命阻攔,才保下了我。

    從那以后,主人對我更加愛護,每周澆兩次水,一周打一次藥,一年施一次肥。每次下完大雨,他都要小心擦拭我的身體,防止長出黑色的“雨銹”。我的身軀殘缺了一半,他擔心我的身體無法支撐,就用磚頭壘起了一根支柱。在村鄰都搶著建房子的時候,他把50平方米的院子全部留給了我,只為讓我自由生長。當然,我也盡自己的能力護佑著主人一家。每年夏天,他們都會坐在樹下乘涼,我殷勤送上習習涼風。

    2019年,村子拆遷了,我與要搬家的主人難舍難分。他告訴我:“你是‘國寶’,不是我的私人財產,我不能帶你走。你放心,相關部門會照顧好你,我也會經常來看你?!?/span>

    主人沒有食言。臨走之前,他請求相關部門為我安裝了金屬支架,加了圍欄,掛上了“國家一級保護樹木”的牌子。拆遷的時候,村委會安排專人守護著我,防止我被誤傷。

    轉眼間4年過去了。主人依然牽掛著我,每隔半個月左右,年屆8旬的他都會騎上半個多小時自行車來看我。有的路段崎嶇不平,我好擔心他的身體??!我和他都老了,但我們都很慶幸生活在這個幸福的時代。春天又來了,我還會努力發芽、開花!

    1500多歲銀杏:

    人們仍然愛我衰老的容顏

    自我介紹

    作為植物界的“老壽星”,我已經1500多歲了,身高18米,胸徑1.2米。從2018年開始,我出現衰弱的跡象,葉片變小,果實減少,樹干出現空洞。經過為期大半年的診治和管護人員的精心照顧,我的身體有了好轉,又長出了綠油油的葉子。

    我的故事

    古樹常常與古寺共生。在邳州市四戶鎮白馬寺村,原有一座北魏正光年間(公元520-525年)建成的白馬寺,我就生長在寺的東北角。后來寺廟被毀,但我幸運地存活至今。

    傳說白馬寺原名大佛寺,唐朝薛仁貴東征時在我身上拴過白馬,因而改名白馬寺。2016年,央視“CCTV發現之旅”專門來此拍攝微電影——《白馬寺傳奇》。在我盛年時期,樹干需要4人才能合抱,覆蓋面積300多平方米。2016年11月,全國綠化委員會辦公室、中國林學會聯合授予我“全國十大最美古銀杏”稱號,我被冠名邳州“銀杏王”,因而成了“網紅”。

    如今的白馬寺于2015年8月23日重建,2017年1月14日開放。捐建者李允海一直對我非常關照。2018年,他發現我長勢變弱,立即將情況上報。省、市林業方面的專家紛紛趕來為我診治,提出了各種建議:將樹盤由小改大,把周圍的青石板切割成條狀,讓樹根更好地呼吸;將根部表層細沙更換為富含有機質的土壤;疏通樹木周圍排水系統……經過精心救護,我慢慢恢復了健康。

    現在我已經失去了最美的模樣,但管護人員仍在精心照顧著我,定期澆水、施肥、修剪、打藥,還經常給我“輸液”補充營養。秋天的時候,我也會掛果,管護人員擔心果實會搶奪我的養分,早早就將果實摘除。

    暮鼓晨鐘,歲月靜好。我和白馬寺一起守護著一代代邳州人,也有幸得到了人們的庇佑。

    百歲木瓜:

    當樹香遇到書香

    自我介紹

    123歲的我,可以說是古樹中的“小年輕”,但在徐州一中夾河校區的校園里,我是最古老的一棵樹木。我身高6米,長勢茁壯,隨著春天的到來,已經發出嫩綠的細芽兒。地上還有幾只去年秋天掉落的木瓜,周圍梅花、玉蘭花燦若云霞。在學子們的瑯瑯讀書聲中,我愉快地生長著,每年都會結出很多果實。


    我的故事

    也許我命中注定與讀書人有緣?!对娊洝分小缎l風·木瓜》就有這樣的詩句:“投我以木瓜,報之以瓊琚?!?/span>

    100多年前,安徽蕭縣白土鎮一位姓張的讀書人進京趕考,回鄉后親手將我植下,祖輩幾代人對我呵護備至。這個家族最后一個主人張老先生沒有兒女。1998年,時年80歲的他已經無力照顧我,徐州一中便將我購置到校園中。

    剛移植的時候,我被剪去了很多雜枝,但我非常適應這里的環境,綠化帶中土壤肥沃,四周還種有松、竹、梅,是個清雅之所。當時的孫鐵峰校長專門題了《古木瓜樹》的石碑立于樹旁,記錄了我的喬遷:“次年便枝繁葉茂,至秋更是碩果累累?;蛟唬核频脷w處?!?/span>

    25年來,在這座典雅古樸的校園內,我見證了一屆屆莘莘學子的成長。秋天,成熟的果實落到地上,散發出濃郁的香氣,有學生會撿回教室送給要好的同學。當樹香遇到書香,讀書的疲勞也許就會煙消云散。

    每年高考前夕,還會有很多學生到我這里虔誠地許愿。許許多多畢業生從這里揚帆起航,奔赴各地,為祖國的繁榮昌盛貢獻力量。

    從徐州一中走出去的學子,常常會在回憶母校的文章里提及我。也許那份木瓜的香氣,會一直縈繞在他們美好的少年時代。

    奔赴青綠之約,讓彭城山川綠起來,人民生活美起來,徐州腳步不停!


    文字:甘曉妹 吳云

    圖片:周杰 孫井賢 白雪 秦媛 王新偉 劉洋 李瓊 

    制圖:姜文彤

    編輯:哈曉蕊

    新聞爆料:0516-82345678  商務合作:0516-85792397 13775881757

    版權聲明: 徐州報業傳媒集團旗下媒體徐州日報、彭城晚報、都市晨報、中國徐州網所發表之文章與圖片,受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》的保護,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。 部分網站的侵權行為,如擅自轉載、更改消息來源以及抄襲等,徐州報業傳媒集團及其旗下媒體已經委托有關部門收集相關證據。 本站部分資源來自網絡,如有侵犯您的版權及其他權益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核實情況后進行相關刪除!

    精品人妻大屁股白浆无码